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二郎庙的抢险救灾/庙庙庙还是喵喵喵(的完结!

欢乐向脑洞,有剧烈ooc
天庭还是那个天庭,但是凡间已经到了现代(←这个设定

——————

  太难得了,玉帝今天居然给二郎神放了两炷香的假。

  你可别小看这两炷香,若是在人间,可是有七天假期能过呢!

  于是为了“延长”这个假,杨戬决定下凡去走走。换好了一身白衣,折扇稳稳握在手中,头发也烫回卷曲的样式,发尾未干还沾着晶亮的水珠…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杨戬想。但还是感觉少了什么…杨戬仔细把平日下凡所携事物都想了一遍,大约是没有什么了。

  “主人!主人!”空旷的大殿里忽然响起这么两声嚎叫,杨戬才猛的想起来,啊,原来是忘了带哮天犬了。

  这狗儿怎的这般急忙?杨戬正习惯性抬手用墨扇要敲他一下,可就在看见哮天犬跑到他面前喘的那般厉害的时候,手落下去时把折扇收了,变成了温柔的揉捏。

  哮天犬还是“呼呼”的喘着,但好像有什么事情比窒息还要重要,他只能在急促呼吸里寻找空当,吐出几个含糊的字眼:“庙…庙……庙……!”

  杨戬听完懵了,给哮天犬顺毛的手一顿,收了回来。

  “喵…喵喵喵?”

  真是天见可怜,他二郎神养了这几千年的狗儿,居然是只猫?!

  杨戬被自己这一想法震住了,不可思议地后退两步。这,这也太……

  太可爱了吧!!!

  然而哮天犬也是这么想的。

  狗儿的脑袋里也是轰隆一声,主人居然……居然学猫叫?难倒说主人他本身就是只猫?!

  是猫!?哮天犬眼睛瞪得老大,一下子僵在那里。脑里全是小时候被猫追着满街跑的情景。

  求生的本能让他撒开腿就跑。
 
  哮天犬跑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妥当,他还没有说正事。

  主人一定会追过来的,那他就先去主人庙那边吧。哮天犬这样想。

  二哥:???

  无奈总是自家养的,是猫是狗都养这么多年了,跑了也得追回来。杨戬捏诀唤云飞去追哮天犬,却不想哮天犬拨开云直向下界去,速度之快他杨戬竟然还有点追不上。干脆卸了法力自由落体,身体在空中翻了两周之后,总算是抓住了正在拼命飞的狗儿。
 
  “哮天犬!”杨戬在哮天犬的云上站住身,一把扯住了他的后颈衣物,“你去哪?”
 
“主人,”哮天犬转头看一眼杨戬,主人好像是生气了,但他还是要说:“您的庙塌啦!”
 
  二哥:???!

  ——————

  哮天犬被杨戬抓着胳膊,飞奔到了灌江口。

  落到地上,主仆两人一个不稳晃了两晃,却没想到这一晃没完了,左摇右摆站不住脚。这才明白原来是地震了。

  “主,主人!地…哎,地震啦!”狗儿的定力差些,一句话被地震击的分好几段才能说全。杨戬瞥了摇晃的哮天犬一眼,又环顾四周自家享受香火的庙宇已被震的乱七八糟。不过另他欣慰的是,还没有凡人来这里,他可以用法力恢复。

  蓝色的法光已经运于双掌,只消他一指,庙宇就要恢复原状了。

  “主人,有人来了!”
 
  什么!?杨戬的舒展的双掌猛的收回背在身后,硬是把要推出的法力憋了会去。

  二哥:??我日你仙人板板。

  手掌蓝光未褪完全,怕被凡人看见会有意外,只好往哮天犬身上一指,把狗儿恢复了原型,以此散开掌上法力。

  哮天犬:汪汪汪?

  人们一拥而上,扒砖块的扒砖块,卸水泥的卸水泥,庙里没有什么人,因此塌了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大家看见瓦砾上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握着墨扇披着流行的离子烫和粽黄挑染的男子,带着一只中华细犬,正懵圈的看着他们。
 
  即使杨戬穿着与现代服饰有别,人们也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在天灾面前,还是先救灾重要。

  光这么站着也不是事啊,太尴尬了。杨戬赶紧弯腰拍拍哮天犬的腿:“去,闻闻看有没有人被埋在里面了。”

  哮天犬得到命令“汪”了一声儿,跑去在废墟里左闻右闻,杨戬也跟过去,徒手搬开了一块块大的水泥板。
 
  挖掘机师傅:???!!

  群众:???!!

  记者这时匆匆赶到,后面的摄像师看见还有穿成这样来救援的,搬起摄像机就“咔咔咔”拍,还好杨戬反应快,捏个隐身诀转身抱起哮天犬就腾云走了。
——————
  华山圣母宫。

  杨婵躺在藤椅上喝着自己酿桃花酒,正优哉游哉开着电视听新闻,“四川地震”的字眼传入耳朵,杨婵猛的从椅上坐了起来。

  荧幕的画面不断变化,一片片废墟看得人揪心。

  果然,二郎庙震塌的画面也出现了,杨婵看见这个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天庭看看她二哥了,但是好像不用了,她在电视里看见了。

  她看见自家哥哥身着白衣,带着哮天犬,一手掀开了大块墙面,她还看见墙上白粉哗啦啦的落,落在哮天犬身上。

  杨婵现在很想扶额,但二哥说那太不淑女了,于是她换成一声长叹。

  电视里新闻主持人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此次参与救援的好心人士中,尚有一位自带搜救犬穿着较有个性且力气很大的好心人未能取得联系,如有……”

  杨婵赶紧把电视关掉,碎念着“不认识不认识联系不到”,又躺回藤椅上了。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