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文临】【翟萌萌与福尔摩的互穿】

#纯属娱乐,千万别上升真人!
#认真你就输了!

  翟天临在家里床上躺了很久很久,稍稍一动牵扯着某处撕心的疼,一想到昨晚气更上头来,狠狠拍了拍床,冲着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朱亚文大喊:“我要吃汤圆!”
  朱亚文只当油烟机声大,听不见翟天临的怒喊,一心一意盯着平底锅里的鸡蛋,看着它慢慢起焦边,再瞅准时机把鸡蛋翻一个面。
  “我!要!吃!汤!圆!”翟天临更加卖力地拍打床面,没想到折腾了半个晚上手上还很有力气,直拍得席梦思吱呀吱呀响也不罢休。
  朱亚文把煎蛋盛在盘子上,关了火,把围裙一扔:“你他……宝贝儿,这还没到正月十五呢吃什么汤圆?别闹了啊……你看看你都动不了了还那么嘴刁,先睡会儿好不好?”朱亚文过去把被卷成一团的被子展开轻轻盖在还闹腾着的翟天临身上,还伸手摸摸他的脸。
  “哎你属狗啊怎么咬人呢!”朱亚文咻地收回手,心疼的看着虎口的两排牙印。
  “活该!动不了还不是因为你?我不管,我想吃汤圆,我还要吃肉馅儿的!”翟天临下巴一扬眼睛一闭,气鼓鼓的摆一副少爷的样子落在朱亚文眼里实在是可爱的没边儿了,朱亚文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摇摇头,还是决定去给“少爷”买汤圆了。
  “行行行,翟小少爷您安安生生把觉睡好喽,等会儿您醒了,一睁眼就是热乎乎的汤圆了。”
  “哎记得肉馅的!”翟天临忙在朱亚文出门的前一刹那再划一遍重点,看见朱亚文在扶着门把手狠狠地点头才放下心来,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合上眼睛会周公去了。
 

  再睁开眼的翟天临,等来的不是朱亚文答应的热乎乎的肉馅汤圆,而是一个操着一口家乡青岛口音的男人……还穿着清朝官服,应该是个演员。翟天临这么想道。
  “大人,大人您怎么了?”那个“演员”举起手在翟天临眼前挥了挥,见翟天临没有反应,眉头差点就要拧成一个疙瘩,嘴里还念念有词:“完了,这可咋整呀……大人要是傻了我可咋交代呢……”
  “什么玩意儿就大人大人的?怎么说话呢一上来就说傻了傻了的你谁啊?我在哪啊这是?”原本标准的普通话被眼前人带跑偏了也完全不自知,问一串话最后才抓住重点,但怀疑自己在做梦的翟天临觉得还是要keep住自己的气场,两臂环胸抱起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一副除了朱亚文谁看了都想打他的样子……
  “对!木错!这就是咱福大人那!就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清朝人看见翟天临这个样子不生气反而还很高兴,成功吸引了翟天临的注意。
  “福大人……???”翟天临记性不错,他演过的角色基本都记得,不过姓福的……好像只有福尔摩了吧?那不是个娘里娘气说话还带上海口音的……捕快吗?背景是清朝吗?
  是吗?这么巧?不可能……
  ……真的是吗??
  哎妈完了还真是。
  “……”翟天临狠下心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疼!不是梦啊?!完了,肉馅汤圆没了,男朋友也没了。
  哎不过是不是后边就不疼了反正都穿过来了嘛身体过来就没必要了吧?翟天临美滋滋地挪了挪身子,后方还是准确地给他传递了疼痛信号。
  “大人啊,您想什么呢?等会儿太后召见,您可得好好准备准备呀!”
  “什么?太后?!”

  福尔摩本来正整理着袖口等着入宫见太后,好端端的好像被什么玩意儿锤了一下脑袋,过一迷糊再睁眼,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了。
  本该是他那跟班的脸,成了一碗热乎乎的元宵,那汤上还漂着一层油花,腻得福尔摩差点没给吐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哦,好恶心的。”福尔摩皱着眉把碗推开,伸手捂住嘴,小指不住上扬。
  “嗯?我说翟少爷啊,咱能不能不闹了,你一下想吃一下就说它恶心,我跑上跑下地给你买来了,也做好了,怎么又嫌恶心了呢?”朱亚文满脸疑惑,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小少爷每天心里在想些什么了。
  “哦哟这是什么地方嘛,一点也不整洁的哦……那你看看这个被子啊枕头啊随便乱放,这哪里像个大男人应该有的样子嘛?”福尔摩一眼瞥到床上乱七八糟的,立马就不舒服了,也立马把眼前这个端着一碗漂油花的元宵的男人说教了一番。
  “什……这不都是你发脾气弄这个样子的吗怎么还能赖上我呢?”朱亚文有点气,把碗往桌上一放心想爷不伺候了,他可没那么多时间陪“翟天临”玩。不过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对劲,这好像不是翟天临以往的作风啊?
  “哟侬这个人说话真是蛮搞笑的哦,阿拉才不会把东西搞的一团糟的哦!”
  “……阿拉?你脑子瓦特了吧?还跟我玩上海口音?不是翟天临你什么情况?”
  “侬才脑子瓦特了!什么情况?阿拉怎么会晓得哦?侬是什么人,阿拉马上就要进宫见太后老佛爷走上人生巅峰了哦,侬这个人怎么搞的想挡住阿拉升官的路啊?没门的哦。”
  一定是脑子坏了,该不是昨晚上用力过猛把人睡傻了吧?朱亚文越想越不对劲,一个箭步冲过去把福尔摩打横抱起来,决定先去医院查查再说。
  福尔摩被他这么一抱吓了个愣神,等反应过来人已经在朱亚文怀里了,只好拼命捶打踢蹬要挣脱,无奈朱亚文臂膀太有劲儿,怎么也挣脱不开,只好先问点儿有用的:“侬想带阿拉去什么地方?”
  “宝贝儿不闹了,咱们先去医院瞧瞧啊。昨天晚上是我不对我不该不听你的那么用力,要是真的傻了我养你养你一辈子……”
  “??!哎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不检点的哦?……还有医院是什么东西?”
  完了,我媳妇真的傻了。朱亚文咬了咬下嘴唇,最终忍住了红眼眶的冲动。

————————
终于写了第一篇文临,天地良心,终于能睡觉了!
福尔摩是翟萌萌在大约……2007年拍的《皇家刺青》里的角色,是个可爱软萌一口上海口音的小捕快,强烈推荐一下!
说完了,耶!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