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一个潦草的《一生两世》番外

不甜不要钱!!
短小不是问题,甜就好了呀!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这场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天,外面早已积起厚厚的雪层,人们出行都困难了不少。

  这天晚上朱亚文受了翟天临的邀,冒着风雪独身去翟家做翟天临的客。

  雪夜难行,翟天临在翟家院门口挑着盏灯笼等朱亚文来,白雪也落了他一身。仆人们几次来劝他回去等着,他都不听,说非要看见人来了才好。

  一柱香烧尽了,翟天临的手被冻得发红,他抬起手放嘴边狠狠哈一口气,从口中出来的温暖气体很快就散没了,手还是一样的冷。

  第二柱香烧到了尾巴,还不见人来,翟天临开始后悔了。他后悔在这样恶劣天气下把朱亚文叫来。

  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翟天临想。

  第二柱香的尾巴烧完了,香灰坠落进了香灰炉里。

  翟天临等不及了,他要去离朱亚文更近的桥头上等。刚刚迈出几步,翟天临借着月光看见了不远处一个正在移动的黑点。

  “亚文哥!”翟天临兴奋地叫起来,小跑两步迎上去。

  朱亚文挠挠后脑勺,快走两步过去把人抱在怀里,撞落了翟天临手里的灯。灯落在地上,浸了雪水很快熄灭了,周遭恢复了一片黑暗。

  黑暗里,朱亚文问正紧紧抱着他的翟天临,为什么这么急喊他来,翟天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送上一个缠绵的吻。

  朱亚文先是愣了愣,很快明白过来,热烈地回应他,把这个吻加深。

  直到翟天临喘不过气来,朱亚文才放过了他的唇,一把把翟天临打横抱起来,他可不想让这个少东家在雪地里湿了鞋。

  “我想你了。”翟天临突然说。

  朱亚文好像没听清:“什么?”

  “我说,”翟天临伸手环上他的脖子,“我想你了。”

  这模样朱亚文简直想在雪地里就把他给办了。

  翟天临很明显看出了朱亚文的心思,把头一扭发起少爷脾气来:“回家。”

  “行啊,谁让你是我少东家呢?”

  也是我最爱的人啊。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