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唐峥x程月亮 《寻》

一个小短篇,一发就完事儿。

🤔吃了那么久糖咱们也该发发刀了。

诸君,接刀吧!

—————————————————

唐峥是月亮的钢琴老师。

  其实唐峥会弹的只有那么几首,即使他慷慨地倾囊相授了,也算不上是个合格的老师。

  但在月亮眼里是。

  唐峥喜欢这个懵懵懂懂的,每天只知道跟在他屁股后面喊他“唐老师”的小傻子。

  他不允许月亮去街上随便走动,因为外面已经贴满了程家的寻人启事。

  他失去了妹妹,不想再失去这个爱人。

  他太害怕失去了。

  他真的怕了。

  唐峥的手术刀很多,他在外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可回了家就开始粗心大意,刀片钳子到处都是。

  有一天他问蹲在角落里自己和自己玩的月亮:“月亮,你怕我吗?”

  “我不怕!”月亮笑盈盈地回答。

  “为什么?”

  “因为老师是好人!”月亮笃定地回答。

  因为是好人。

  唐峥差点笑出了声。但他很快决定,以后在月亮面前,他就是好人。

  于是唐峥开始变得在家里也仔细起来,医用刀具他都收拾妥当,不再让月亮见到和他杀人有关的一切东西,他想本分地做个钢琴老师。

  上帝总是不会让有心悔改的匪徒得逞。

  唐峥自从开始杀人,就没有了经济来源。手术刀是要钱的,福尔马林也是要钱的。唐峥完全是靠着雄厚的家底生存到现在。

  如今又多了一张嘴。唐峥数了数积蓄,给月亮买了架崭新的高档钢琴,那几乎花了他所剩不太多的一大半积蓄。

  等他把那个路小星和碍事的林冲杀掉,他就不做了。

  拿着剩下的钱和他的月亮过安稳日子。

  终于等到那一天,唐峥出发前用那架新钢琴给月亮弹了一首曲子,那是月亮从没有听过的,一首很安静的曲子。

  “唐老师,你以前没有弹过。”月亮很开心,他的右手手指不受控制地握在一起又伸展,又握在一起,“你从来都,没有弹过给月亮听。”

  还真是个小傻子。

  唐峥笑着摸了摸月亮的发,柔声道:“月亮乖,老师出去一趟,很快会回来的,你在这里等老师,好不好?”

  “好!”月亮使劲儿的点点头,他知道老师是又要出去办重要的事情了,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因为老师不让他知道。

  唐峥满意地揉乱了月亮的刘海,转身出门把衣领上拉遮住半个脸走了,关门时还听见了月亮喊了一声“早点儿回来”。

  好,我会早点儿回来的。唐峥笑了。

 

  可惜唐峥没能早回去,甚至他根本没能回去。

  他怎么也没想到林中被他用手术刀插在肚子上还那么能打,他也没想到路小星这个瞎子居然能在充满嘈杂雨声的环境里准确判断他的位置,并用吉他重重地砸中了他的脑袋。

  之前的搏斗早已把唐峥的体力消耗殆尽,脸上的烧伤碰见雨水开始发炎,钻心的疼痛比不上脑袋眩晕的感觉,他好像失去知觉了。

  还有思想。

  但也模糊了。

  有警笛声传来,唐峥皱了皱眉。

  他真宁愿曝尸荒野也不想落入警察的手里。

  还有,他的月亮该怎么办啊。

  “月亮。”唐峥喉间只含糊地吐出这两个字,大股的血腥涌上喉间,吐了一地。

  实在没力气了。

  再见了,月亮。

  警察赶到,伸手摸了摸唐峥脖颈间的动脉。

  “人死了。”

  月亮坐在属于他自己的钢琴凳上等唐峥回来,软绵绵的坐垫暖和着月亮的屁股。

  他学会了早上唐峥给他弹的曲子,他要等唐峥回来弹给他听。

  月亮等啊等,等到腰都坐酸了,唐峥还是没来。

  来的是根据线索顺藤摸瓜查到唐峥住所的警察。

  “你好,警察。”一个警官拿出警察证在月亮面前晃了晃,“请问你认识唐峥吗?”

  “嗯……我认识!”这个警官说话冷冰冰的,月亮被他吓得想了半天才回答。

  “你是他什么人?”警官接着问。

  “什么人……嗯……是学生,唐老师的学生。”月亮有点紧张,右手不停地在太阳穴附近动来动去。

  “学生?”警官有点不可思议,但很快被严肃代替,“他教你什么?”

  “钢琴,教我钢琴。”月亮指了指后面的高档钢琴。

  警官回头和后面几个警员说了点儿什么,然后再和月亮说:“唐峥他涉嫌谋杀……不,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就是他!……本来是要带你回局里接受调查,但介于你精神状态不好,我们可以过两天再来。”

  “杀人?不可能……一,一定是你们搞错了!老师他不会杀人的!”月亮冲上去一把扯住了那个警官的衣领,带着哭腔吼道。

  “这位先生,请你稳定自己的情绪。”后面的警员里立马上来把月亮和警官分开,并提醒月亮注意行为。

  “是你们诬陷了唐老师!他是好人,是好人!!”月亮声嘶力竭地喊,急出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他在哪里!我要见唐老师!”

  “他已经死了。”

  月亮愣住了。

  死了?

  是唐老师……死了吗?

  月亮忽然安静了连眼泪也只是安静的掉落在衬衣上晕开一朵朵花儿。

  警官只当月亮是平静了,他还有重要事情要立刻回局里,于是调派了两个人在他们来带月亮去局里做笔录之前在屋子旁边看好月亮。

  很快所有警察都退出去了,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程月亮和钢琴。

  “唐老师……”月亮又坐回钢琴凳上,他抬手摸上琴键,神情恍惚。

  “唐老师,你是个坏人吗?”月亮轻轻地问,他知道不会有人回答他。

  但回不回答都没有太大意义了,唐峥就是个坏人,彻头彻尾的坏人,除了对待程月亮。

  月亮不懂那么多,他只知道他最爱的唐老师骗了他这么久,还教他弹钢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就死了,就撇下月亮了。

  “为什么要杀人啊……为什么撇下月亮……是不是不要月亮了……”一边喃喃着,月亮一边开始弹那支曲子。

  门外的便衣警察听见里面穿来的琴音,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中也是同情和可怜。

  忽的,琴声戛然而止,代替它的是一声巨响。

  “砰!”

  这一声巨响把两个便衣吓了一跳,连忙冲进屋里,他们惊得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程月亮一头撞上了那架唐峥送他的钢琴一角,血流满地,钢琴却安然无恙。



  唐老师,我现在去找你。我学会了那首曲子,你等等我,我弹给你听啊。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