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文临】 独一位 ②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小学生文笔!
十分凶险!

4.

  翟天临真的快烦死了。




  自从他答应了朱亚文做他们公司的员工后,基本上朱亚文就很少来这个十九楼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朱亚文还有另一家公司,但翟天临对于这个屁事儿不管的老板的埋怨仍然不减。




  下楼取个快递,吃个午饭晚饭都要先把公司大门锁好,好几个房间包括大门都没有指纹锁这类高科技锁。所以翟天临每天要带着一大串钥匙丁零当啷地到处跑。




  公司里面装了个摄像头,是给员工——目前来说就是给他的卧室,里面也装了个摄像头。一开始翟天临觉得不妥,但转念一想:这么大一层楼就他一个人,万一有人偷东西啊入室抢劫啊他光荣献身还能有个开工伤的证明。心下了然,只在晚上换衣服的时候用只袜子或者一件深色衣服遮住。


 

5.



  我就看一眼,看看我不在的时候我可爱的小员工在做什么。朱亚文美滋滋地点开了监控视频。




  办公区没有人,于是朱亚文点开卧室摄像头视频。




  在他亲眼看见翟天临把一只袜子套在摄像头上的时候,皱着眉捂着鼻子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屏幕按熄了。




  这是一个有味道的监控。




6.

  这天朱亚文来公司视察工作的时候,他可爱的小员工正在打扫一个很高的书架。




  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梯子,看起来很不稳固。朱亚文看着摇摇晃晃的梯子走近翟天临时感到一丝紧张。




  “啊——!”
 


  紧张是对的,这让朱亚文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接住了一个没站稳从梯子上掉下来的翟天临。



  别看肉乎乎的,其实不算重啊。




  手感也很好啊……




  “……老板?可以放我下来了吗?”翟天临被朱亚文横抱在怀里,只能看见他的下巴和鼻孔。就算是关系再近,看鼻孔多了也会让人想辞职的好吗?




  朱亚文连忙把怀里的人放下来,放在了……地上。




  “???”


  确认过眼神,这老板就是个傻子。




  “老板您今天感觉还好吗?额头烫不烫?”翟天临躺在地上看着他老板,一脸黑人问号。




  “烫,浑身发烫。”朱亚文说时扯了扯领带。




  “那就是发烧了,走吧乖啊咱们去医院看看发烧再顺便挂个神经内科瞧瞧,好让你员工我放心。”




  摇了摇头,朱亚文一迈腿跨坐在翟天临腰上,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呵:“你身上好软。”




  “肉……肉多……”翟天临被他这么一着吓得不清,靠这么近了看起来这个老板对自己有意思啊?难道这就是职场潜规则? !




  一只有力的手自肩膀游摸致屁股,耳边又传来那该死的无法抗拒的低音炮:“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我卖艺不卖身!”翟天临立马截住朱亚文的话头,他大概猜到了后面要说什么,耳根带着脸颊已染上绯红。




7.



  自那次拒绝老板的“潜规则”请求后,翟天临觉得这个公司他不能呆了。




  十分凶险!
 

  这里的老板gay里gay气的,什么事情都不管,年前上的班居然还有年终奖,还要求要高活动。活动的奖项奖品都是翟天临设置,最后赢奖品都也是翟天临,那还活动个屁啊 ?




  翟天临真的觉得这个老板需要去医院好好的,全面的,最好是能连性取向一起检查一下,然后有什么问题就赶紧治,不要错过最佳治疗时期。当然了,到时候作为他曾经的员工,如果没有人照顾他喂他喝口水什么的,他还是可以牺牲一下自己去当两天护工的。




8.



  想象实在太美好了,翟天临的美梦被外卖电话打破。




  “喂?啊,好,我马上就下去拿。”




  在翟天临把门锁好丁零当啷揣着大把钥匙下楼的时候,外卖小哥已经赶着去送下一单了,饭被放在了一楼大厅的服务台上。




  打开手机,果然有一条外卖小哥的短信:




  翟先生您好!您是不是对“马上”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好讨厌啊,这是他客观因素下楼才晚啊!




  一个人做整个公司的事情还要被外卖小哥嘲笑!翟天临觉得他受够了。




  回到公司打开饭盒,鸡肉的香味飘出来,翟天临觉得现在他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一点儿。




  “哎还是很烦啊……”翟天临一个人自言自语,“为什么我要在这个破公司里上班啊……”




  心情不好的时候翟天临就想吃甜点。打开外卖app查找到了几家以前特别喜欢吃的甜品店,一看,均有不同程度涨价。




  涨价!?




  居然涨价!?




  那为什么他的工资还没涨价!?




  好,那现在就给老板发消息,如果给不涨工资的话。




  那他就不吃了。


9.



  最后翟天临吃到了那些甜品,但是工资没有涨。




  朱亚文在听完“想吃甜点”就撂了电话,开着他的玛莎拉蒂跑了好远去给他买城里最好吃的甜点,然后再开着玛莎拉蒂亲自送过来。




  打开公司大门那一刻,要不是看在吃的份上,翟天临可能已经把那门呼在他老板脸上了。




  “跑了全城最好吃的店,快尝尝看!”朱亚文把一个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从袋子里取出来摆在翟天临面前。说实话,那个时候翟天临还是有一点儿心动的。




  毕竟这年头能跑全城给员工买点儿吃的的老板是真的难找了。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