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文临】 心上人 (张嘴吃糖!

一个挺奇怪的设定:
在与你男/女朋友相爱的五年前你的未来男/女朋友的一个意识形态小人儿会住进你的心里,
这个小人儿做什么对他/她本体是无影响的。
小人儿说的话只有你能听见,
他/她可以感知你的情绪,
你们这五年的相处可以作为一个日后是否决定与男/女朋友真实生活的参考,
小人儿知道你长得样子,
你不知道小人儿(和他/她真实生活)的样子。
(意识形态小人儿与本体是长得一样的)

可能很多bug,就是今天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脑洞,写写看吧。
我有数之不尽的ooc和私设,
慎拉,小学生文笔。
但是肯定很甜!(←这是重点)

  在二十五岁那年,朱亚文终于迎来了住在他心里的那个人。
 
 
 
  “唔——”那人打了个哈欠,像是刚刚睡醒。

  “什么声音?”朱亚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摸了摸旁边的枕头。身边没有人,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声音再次从内心深处穿来:“我是刚刚入住你心里的人,你好,我叫翟天临。”

  “你……你好,我是朱亚文。”朱亚文一下子被吓得呆滞,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

  “你好朱亚文。下次要做剧烈运动的时候记得和我说一声,你突然坐起来我都摔疼了。”翟天临揉了揉小屁股,满脸委屈。

  “对不起。你是不是我五年后会遇到的人啊?”朱亚文动作开始变得缓慢,但兴奋与期待早已按捺不住。

  “对啊,现实生活中的我的心也被你入住了。”翟天临在朱亚文的心里造出一个小板凳,坐在上面一边给朱亚文解释一边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曲子,貌似心情很美丽。

  “真神奇,那我应该做什么呢?”朱亚文在问完这句话后第一想到的是该怎么给他心里送食物,或者一些日常用品?

  “你过好你的日子呀,我不会打扰你的。”翟天临眨巴眨巴大眼睛,双手捧脸十分乖巧可爱。只可惜这个目前还有些懵的朱亚文看不到。

  “不过……为什么我五年后的伴侣会是个男孩子呢?”朱亚文挠挠后脑勺,不解地问自己,这话被他心里的小人儿听了去,里面传来了一连串怒嗔:“干什么?可爱的男孩子不可以呀?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早一点说,我会离开的!”

  这话吓得朱亚文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你特别可爱,我很喜欢你。”

  “这还差不多。”小人儿语气得意洋洋,朱亚文觉得即使见不到他是什么样子,也能感觉到这可爱已经溢出他的心脏了。

 
  一个礼拜后,朱亚文发现自己错了。

  这个可爱的男孩子是真的很可爱,但也实在太黏人。

  “亚文哥哥,我睡觉好害怕,你说个故事哄哄我好不好?”

  “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听完了就要睡觉咯……”

  “亚文哥哥,你不要去看电影嘛。”

  “为什么?”

  “是恐怖片来的,我好害怕。”

  “亚文哥哥亚文哥哥!”

  “又怎么啦?”

  “刚刚那个阿姨好丑噢,而且她看你的眼神不对劲!”

  “那是我妈……”

  明天要去游乐园玩,朱亚文心里的小人儿比他本人还要开心。

  “是我去玩儿,你怎么高兴成这样?”朱亚文不解地摸了摸心口,不知道今晚这个闹腾鬼还能不能睡得着。

  “嘿嘿,我还没有去过呢!住在你心里好无聊啊,你每天就是上班吃饭睡觉,为什么没有什么别的社交活动?好不容易出去玩一玩,我能不开心吗?”小人儿在朱亚文心里蹦蹦跳跳,笑声不停在朱亚文心里回荡,情绪感染到了心脏主人,嘴角也勾起笑意:“哎,你还说?我一和漂亮姑娘搭讪你就说我花心,我和长得不好看的姑娘说话吧你又嫌我没有审美。和男的也是一样反应,我怎么社交啊?这还不就是怕你憋坏了我才请假出去玩一趟。不过你也看不到也玩不到,还这么激动……你开心就好吧。”

  “你可以给我口述呀,你开心我也开心。”

  朱亚文双手合十在胸口晃了晃:“是你开心我就开心啦,希望你今晚不要打扰我睡觉就好。”

  “哎呀放心不会的啦……”

  不会个鬼啊。

  是夜。

  “才十一点钟就要睡觉呀,不要嘛不要嘛陪天临玩嘛好不好?”小人儿在朱亚文心里做过一张床和一床被子,此时他正窝在被子里,探出个头来轻轻地试探朱亚文。

  朱亚文决定装睡,这个小祖宗闹过了劲儿大约就不会再吵了,他不能天天这么惯着这个未来男朋友了。

  “讲故事嘛!”

  “……”

  “亚文哥哥~”

  “……”

  “好哥哥~天临最喜欢你了!”

  真是祖宗,你赢了。

  朱亚文只好又爬起来去找故事书,翻了一页小红帽,睡眼惺忪地开始读起来。才读了个开头,心里就穿来不满了:“这篇你读过了!”

  “哎呀,你还是小孩子吗?怎么总要听这种童话故事?”还喜欢去游乐园,朱亚文真的怀疑他未来的男朋友是个身高只到他胸口的小正太。

  “胡说,我已经二十二岁了,都过了法定结婚年龄了,五年后我二十七……真是时光催人老啊。”小人儿突然作老成状感概人生。

  “我才是时光催人老好吗?你这么来一下儿深沉的我都不适应了,你还是走你原来的路线吧。”

  “好呀,亚文哥哥~”

  嗯,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真的很可爱。朱亚文这么想着,翻开了另一本故事书。
 

  “你心跳好快啊,会不会有问题?”翟天临坐在那个他第一天住进来时做的小板凳上,因为心脏主人的心脏不同于平常的跳动而左摇右晃。

  “我……”朱亚文不敢和小人儿说,他看见了一个男孩子,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微卷的深棕头发以及嘴角的小痣散发着的可爱信息,与他认为的小人儿模样十分契合。

  “是不是看见喜欢的人了?”话语里有点儿失落,小人儿还是坐在板凳上捧着脸,渐渐习惯这个心跳频率的他不再晃动了。

  朱亚文狠狠地搓了把脸,叹出长长一口气来:“不是,我最喜欢你,我会等着和你相见的。”

  心里的小人儿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捧着脸偏了偏头,舔了一下唇边的小痣,说:“我也喜欢你。”

 
  五年不短,对于朱亚文来说真的过得很快。和心里这位男孩子相处了这么久,他是真的很喜欢。今天就是与他本人见面的日子,心里的那位已经欢呼雀跃地开始收拾东西了。

  “天临,你能不能不要走?”朱亚文很怕,他怕心里突然空了,虽然很快就要见到他本人,但怎么着都还是感觉不舒服,他的紧张与期待很需要有人来安抚。

  “哎呀亚文哥哥放心,你要和现实中的我好好相处噢,祝‘我们’幸福!”小人儿笑嘻嘻地坐在他的小板凳上,等待着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和朱亚文见面。

  “在哪里见面呢?”朱亚文一边问,一边把领带打好,套上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外套,在镜子前梳理头发。

  “在游乐园,你带我去过的那个游乐园。‘我’已经在那里等你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朱亚文虽然不解,还是赶紧掏出手机买了一张游乐园的票。

  “是住在‘我’心里的亚文哥哥告诉我的。”

  朱亚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所以说他心里的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心里他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吗?

  不好让人家久等,朱亚文出了家门,急匆匆踏上了去游乐园的路。

 
  取了票后朱亚文小跑着进了游乐园的大门。一进去他就呆住了,他看见了五年前见到的那个男孩子,那个让他的心狂跳不止的男孩子,今日相见亦是如此。

  “咦,你心跳好快。不过我感觉到你离‘我’很近了,或许你已经看见‘我’了?”小人儿重心不稳晃了晃,但很快又坐回小凳子上。

  看见了?这样的话那个男孩子是不是……

  “翟天临?”朱亚文试探着喊了一声。

  那个站在喷泉旁的男孩子应声抬起头,看向朱亚文,看了一会儿,笑了。

  “亚文哥哥。”翟天临也喊他,笑时嘴边的痣也一同动起来,可爱得紧。

  朱亚文走过去牵起翟天临的手,拉着他往游乐场里面走:“你没有来玩过吧?咱们今天玩个痛快!”

  “嗯!”

 
  此时的游乐园里,阳光正好,温度正好。

  你和我,也正好。

 

评论(1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