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文临】 【郑楚x杨修】 好像被他圈粉了 (没有我不能拉的郎x

现代au  漂洋过海的郑楚与军师联盟的修妹。
把郑楚调到宣传部了哈哈哈哈,
期待修妹主持舌尖上的三国(xiache
百度了一下,三国的主簿职位等于现在的秘书,于是就写成是秘书啦,
职位简直纵横交错扑朔迷离啊。
小学生文笔,慎戳!
是甜的,反正我是虐不起来了_(:з」∠)_
我拥有数不尽的ooc与私设。

如果没人看就一定没有后续(눈_눈)

————————————————————

  最近曹老板开的众多公司里的一个食品公司,招来了一个看起来有点儿眼熟的大男孩。

  听说是因为他父亲身体不好要提前退休,再不出来干活一家人就要喝西北风了,这才迫不得已进了公司。

  不过这迫不得已的,一进公司就当上了董事长秘书,牛x牛x。

  其实当秘书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个秘书他还基本不做事,每天哼着小曲儿在公司里散步,没事儿也去去健身房,穿着件湿透了的T恤,脖子上围一条毛巾,大汗淋漓地就回来了。来了也只需要往他的小办公桌前一坐,等着人来给他送吃的。

  正所谓树大招风,又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隔壁的宣传部的小职员之一,郑楚第一个不服。

  “凭什么啊,一进公司就是董事长秘书!天天坐着高位拿着高薪又不做事,那不是占着茅……”佳佳抱着臂在一边儿抱怨,看着小顾一个劲儿的撇嘴。

  “哎,差不多行了啊,注意形象!”小顾比别人都要理智些,忙摆摆手让佳佳少惹是非。

  “职场潜规则?”佳佳不想罢休,一边这么说还一边用余光瞟在咖啡机边倒咖啡的Ella。

  “喂,你说给谁听啊?”Ella被她这眼神看得不舒服,知道她话里有话,却有气也不敢撒。

  “当然是说给我楚哥听啦!”佳佳伸手挑了挑刘海,两步跑到半晌没说话的郑楚身后,双手重重地拍在他肩膀上,把有点儿走神的郑楚拉回现实。

  郑楚被她这么一拍吓了个激灵,摸了摸胸口:“你想吓死我啊!”

  “楚哥,这事儿咱都没胆,打抱不平还是得你来。”佳佳这一句话先夸了郑楚再下任务。郑楚听着有点儿受用,而且这个新人确实让人嫉妒,大大影响了工作心情,工作效率与质量,他倒真想去会会这个听说天天不干活的董事长秘书了。

  郑楚打听好了秘书叫杨修,办公室在八楼后,蹭蹭蹭就跑上去了,一时激动忘了坐电梯,在七楼时累得喘不过气,坐在楼梯间墙角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他准备等不喘了再心平气和地走上八楼,不能让杨修看见他累得人模狗样一去就被嘲笑。

  
 
  “请进。”

  郑楚敲完门后立马得到了回应,听声音好像对方嘴巴里有什么,说话含糊不清,该不会……

  果然在吃东西!

  上班时间吃东西可是要罚钱的!

  郑楚有点儿庆幸,运气好一来就抓住了敌人的把柄,看他等会儿还不好好告上一状。

  “你好,是宣传部的郑楚吗?我现在正在录直播,来一起啊。”杨修挥了挥手上的小叉子,一块奶油被他不小心甩到了手上。

 
  他居然认得我?郑楚一惊。

   但是强迫症使郑楚决定还是先提醒奶油的事情。

  “杨秘书,奶油。”郑楚指了指手。

  杨修稍稍睁大眼睛看着郑楚,不一会儿反应过来,连忙不好意思地舔去了手上的那块甜腻。

  “对不起啊,一来就让你看笑话。”杨修稍稍颔首表示歉意,完了就立马转身面朝着电脑,继续吃他起司蛋糕,还一边介绍:

  “这个蛋糕真的超级软了,甜度适中。刚刚奶油落在手上我尝了一下,不算很腻,是甜食党的福音。”杨修一面说,一面又把一块蛋糕塞进嘴里。

 
  “唔……这个蛋糕……好好次……强推!”杨修冲着屏幕竖大拇指,嘴里被蛋糕塞满,说话“呜呜呜呜”的听不清楚。郑楚在一边看了一会儿看不下去了,跑去端了杯水给杨修。
 

  “谢……咳咳,谢谢郑先生。”杨修喝下几口水把蛋糕硬咽了下去,说话总算顺畅了。

  “不用谢。”郑楚站在杨修身边有些尴尬,眼睛不由自主地往电脑屏幕上瞟。在发现这个小秘书真的在直播吃东西的时候,郑楚真的震惊了。
 
 
  “呃,那个……这个……直播,吃,吃东西?”
 
 
  杨修朝郑楚抱歉地笑了笑,和观看直播的粉丝们道了别,合上笔记本,脚尖轻抵地面,黑面的靠背椅转了九十度和杨修一起面向了郑楚。
 
 
  “郑先生没有见过吗?吃播有听说过吗?”杨修端起还没有吃完的蛋糕,继续用叉子戳着吃,吃相明显没有刚才直播的时候那么文雅了。

  “是个职业吗?主播……这类的?不过杨秘书您现在不应该是先做好本职工作才最重要吗?什么吃播我觉得可以放一放……”

  “你知道为什么曹老板同意破格收我入公司吗?”杨修打断了他的话。

  “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公司的业务上升了?”又是一个问题,郑楚哑言。
 
 
  “媒体,热度。咱们公司的宣传一直是你们部门在负责,虽然效果没有下降但也没有明显上升,在这方面不愠不火的态势总是让人着急的。我在来公司前职业就是个吃播,我的工作就是吃东西然后直播和大家一起分享。算是一个很便捷的,推广力度很大的途径。”杨修慢条斯理地解释分析道。
 
 
  “……你能吃的了那么多?”郑楚有些不可思议。
 
 
  “干哪一行都是不容易的啊,一天吃五顿你试试胃能不能撑大。”

  郑楚无奈地耸了耸肩,“你倒也真是不容易。”

 
  杨修点点头,又补充道:“大家都不容易,都一样。你今天来是不是找我讨说法啊?觉得我不应该什么事情都不干就拿那么高的工资?”

  “目前看起来不是了。”郑楚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虽然表面上看不到你做什么工作,但你需要做的很重要。我做十分宣传策划也抵不上你一次直播,所以你的工资比我们这些员工多……这是应该的。”

  “郑先生太过自谦,修要不好意思了。”杨修笑了,微微仰起头笑,嘴边的小痣可爱的挂着,和他一起笑。

  怪不得那么多粉丝了,长得和甜品一样甜美的人,当然会让人不自主的喜欢上啊。郑楚这么想着,接过了杨修递过来的一块巧克力。
 
 
  看着杨修笑得甜美,郑楚心中大喊不妙。

  不好,我好像被他给圈粉了。

  郑楚如是想。

评论(1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