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雷磊】 未命名

————————👑————————


前两天粉了一下欧美,然后很喜欢这种风格的文字,于是试试手。想两个人的名字真的好困难,

磊磊Harley,红雷Homly(然而这个是我瞎写的,没有这个英文名)

随缘看我会不会写吧?太忙了我几乎没有时间鸭😩



短小!!



半架空!



ooc!!!!!!!!



——————



  七月的风吹拂过吉特山,没有带来一丝清凉。


  吉特堡里的大王子被这样的热力波浪打翻了。他甩掉手里的鸡毛笔,把精致的信笺涂画得一团糟,还踢翻了刻有美丽浮雕的靠背椅,如果不是一旁的侍女Miriam及时扶住了墨水瓶和烛台,后果将不堪设想。




  “王子殿下,”Miriam恭敬地立在一边,劝解这位暴躁的王子,“我想您大可不必动气,Harley殿下会回来的。”


  王子大声喊叫:“不Miriam!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烦躁地伸手去揉乱自己的头发,落下两根黑丝躺在手心。他烦恼至极,把施虐对象从信笺转向那两根软丝,硬生生给扯断了。


  “Oh,my lord!”Miriam尖叫一声,她感到一阵阵耳鸣,“您可以打砸掉整个宫殿,可绝不被允许伤害自己!”




  “我只是掉了两根头发,仅此而已,Miriam。”王子平静了一点,他的语气也放缓了,“可是Harley已经两天没有消息了。”




  “我明白,Homly殿下。”Miriam在她不激动时也显得十分温柔,她把话尽量放轻巧些,继续道:“他或许是太想家了,如果他是回了阿鲁兹堡,他的父亲也会将他原封送回的。Harley王子作为战争的俘虏……”Miriam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Homly截断了她。


  “我不允许你说他是俘虏,那样他会很不自在。”


  “As you said,lord.”


  第三天,Harley在Homly沐浴时回来了。


  仆人们向他鞠躬,Harley对他们一一点头以示尊重,然后踏进狮子宫。


  昨日宫殿里的小片狼藉早就被收拾得无影无踪,不过Harley看见新的狼藉。


  镶着珍珠与兽皮的长袍被随意扔在地毯,那枚Homly最爱的镀金徽章也被扔在桌上,看起来像是一位年轻貌美却失宠了的王的情人,它永远都不会明白为什么君王总是那么容易腻味,幸好它是一枚徽章,徽章是不用想那么多的。


  浴室里传来Homly大声的喊叫:“Miriam,我不是说要那条压了狮子金纹的浴巾吗?这个是什么?鹰?我不喜欢……”


  “金纹的狮子?殿下不怕刮伤您娇贵的肌肤吗?”Harley把Homly的长袍从地毯上踢开,为自己腾出一块位置坐下,看着Miriam匆忙捧着那条被点名的浴巾跑进来,轻手轻脚地放在浴室门外的柜架上,再头也不回地跑出去。


  当然没忘了给坐在地上的Harley王子行礼。


  “Harley?”正在沐浴的王子很快辨认出是Harley的声音,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水珠顺着他的发尖滑下来,有的摔在地上粉身碎骨,还有较为幸运的可以划过王子完美的的腹肌曲线,最后满足地泅入王子围在胯上的雄狮浴巾。


  “嗯哼。”Harley好像并不情愿理面前的这位“muscle”——他给那些比自己强壮的人的称呼——即使这位“muscle”是这个国家位高权重的大王子。




  可怜的Homly王子并没有察觉,他扑过去压在Harley身上的时候活像只发了情的小狼。至少Harley和Miriam这么想。


  “你生我的气了没有?”


  “My dear lord…您在询问他人想法时可以先学会说话不那么直白吗?这该叫我怎么回答?”没有生气?那为什么要独自一人跑到远处的戈尔森林去找猎人谈心?生气了?自己区区一个俘虏,哪里敢说生王的气呢?Harley一手肘撑着地,另一手推开Homly,支着身子坐起来。他看来这个问题愚蠢又好笑,Homly也是愚蠢滑稽的,他自己也是。




  “我想你了,每天都在想你。”Homly接着说,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他太激动了。


  Harley皱了皱眉,认真地歪头看着他,问:“我亲爱的王,您这是对朋友的思念。”




  Homly边摇着头否认,边抓住了Harley的手腕,与他十指相扣。




  “No,I believe it's Love.”


  “爱情使人盲目,Homly殿下。”


  “我愿意。”Homly紧盯着那双漆黑的眸子,此时被烛光闪烁得像有波光在轻荡,美极了,他想。


  “What?”


  “To become a blind man.”


————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