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雷磊】 困兽 ㈠

好久没动手有点紧张

有ooc!!!!!

失明注意!!!
黑道大佬与他的“神算子”
磊磊大概会处于一个军师的位置吧
我就是喜欢看磊磊被虐咋了(x)

——————*——————




  “动手。”




  随着孙红雷的话音落下,匕刃擦过身着西装男人的脖子,正好划破动脉,鲜血大股大股喷涌,溅在男人身边被蒙了双眼的黄磊脸上。


  黄磊感到了脸上的温热,他还听见有什么微弱的哀嚎在断断续续,最终没了声息。


  他应该是死了。黄磊这么想,垂下了头。


  “你大哥就在你身边,你要看看他吗?”孙红雷从小弟手上接过沾着血的匕首,在手上掂了掂,慢悠悠迈步到黄磊耳边问他。


  不管是孙红雷的声音太小以至于耳朵条件反射的骚痒,还是挨着黄磊太近,浑厚地热气带着烟味扑在黄磊脸颊和耳廓,都让黄磊感到强烈的不适。视觉的消失让身体更加敏感,他下意识往后躲,几乎弯下腰去。然后头顶就突然穿来拉扯的疼痛,不知道是孙红雷的哪一位手下适时的伸手拽住了黄磊的头发,又强迫他抬头,以一个仰望孙红雷的姿势。




  “神算子啊?”孙红雷拿匕首在黄磊脸上轻轻地拍,原本白净的脸被血污沾染显得更加苍白。




  “你大哥死了。以后跟我吧。”


  匕首又在黄磊脸上刮了刮,不痛不痒。



  “不……”黄磊一边摇着头一边想向后躲,无奈被人拉住头发牵制全身,每次有轻微的挣扎都能清楚的感到控制者手上的劲道。




  “你没有选择的权力!”声音从头顶正上方穿过来,带了点儿闽南腔。虽然语气很凶可声音却比较软和,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震慑力。




  “……”黄磊干脆不吭声了。冷汗已经密密麻麻布满全身,原本柔顺的中发被粘上血与汗,杂乱地贴在脖颈与脸颊。黄磊喘着粗气,受制于人的痛苦写在脸上。孙红雷隔着这层遮眼的黑布也能想象到这之下应当是一双怎样美丽好看的眼睛,此时一定也和他的主人一样充满了恐惧,或许还有愤怒。那该多么诱人。


  于是孙红雷不受控制地去摘那道屏障。黄磊一下子没适应光线被晃了一下,紧紧地闭上了眼。




  “睁开。”


  黄磊反应有些慢了,他不知道是为什么,眼睛不舒服,他不想睁眼。或者说不敢。




  这样无声的反抗换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把黄磊打的眼冒金星。齿与齿的无规则撞击咬破了口腔内壁,有鲜血从他略显青紫的嘴角流出。




  “雷哥叫你睁眼你他妈听不见吗?!”这个声音不是刚才那个闽南腔的人了,能有这么大的劲,也许是孙红雷手下不错的打手。




  黄磊强迫自己把眼睁开,还是被光刺激得只能堪堪眯一条缝。孙红雷等了半天也没等来他想要看见的眼睛,冷笑着摇了摇头。他的手下为了讨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了一个超强光的灯来,对着黄磊刚能看出些模糊形状的眼睛就开到了最亮。光线霎时充满了整个不算明亮的仓库,孙红雷站在一旁也觉得太亮了。可是还没等众人反应,就听见黄磊一声尖叫,捂着眼睛倒在地上。


  “啊——————!!”阵阵刺痛像是千百根针在扎他的眼球。他感到眼压骤然升高,胀感也让他痛苦地满地打滚。




  “我他妈让你动他了吗!”孙红雷一个箭步上去踢飞了那人手里的灯,接着就又是一腿正中腹部,罪魁祸首也被疼痛折磨,躺在地上捂住肚子不停呻吟。




  “找个人送他俩去医院。”孙红雷拍了拍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疼得已经没有力气喊叫,只剩大口呼吸证明生命存在的黄磊,转身走了。


  黄磊在医院醒来的时候眼上是蒙着厚厚的纱布的。他伸手去摸,在摸到纱布药片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这个单独病房里充满了烟味,呛得黄磊呼吸有些困难。听见有声响,本来站在窗边打电话的人把电话挂了,走到黄磊床边看了他一眼,问:“醒啦?”




  那人语气并不好,好像还憋着一股气。黄磊有些莫名其妙,只能点点头。




  然后就是脚步声,去了又来。黄磊大概能感觉到是进来了五六个人的样子。


  “你小子他妈的终于醒了啊?”后来进来的一个男人喊道。




  “阿牛,你去问问这小子抽不抽烟,啊?”


  那个被叫做阿牛的人立马就抽出了最烈的烟,点了火给黄磊递到嘴边,一脸坏笑:“磊哥,来一口?”




  黄磊还正虚弱着,闻到浓烈烟草味道就开始咳嗽。咳嗽声音惹来了正在走廊查房的小护士,她敲开门说医院不能抽烟,却被几个纹着花臂的男人堵在门口恶狠狠地凶走了。


  “……我不会抽。”黄磊听见了门口的对话,觉得有点儿对不起小护士,让她白挨这些混混凶。




  “不会抽也得抽啊,进了医院抽支烟,保你平平安安。咱们就是这个规矩,别让兄弟们难做嘛。”阿牛又把烟往黄磊嘴边靠,黄磊嘴唇触碰到滤嘴就往后仰了仰去躲,没想到鼻子突然被人捏住,烟嘴被强行塞在嘴里。原来是那几个人一起上来了。


  “唔……咳咳!咳!咳咳咳……”为了呼吸,黄磊被强迫吸了一大口烟。这该死的烟草毒气一入肺就引起了黄磊的剧烈咳嗽,他简直要把肺给咳出来。


  看见黄磊的窘相大家都哈哈笑起来。笑声充斥了整个病房。原本该安静洁白的病房如今被搞得乌烟瘴气。


  阴暗,压抑,吵闹。黄磊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黄磊好像哭了,他感觉到缠在眼上的纱布有些湿润。


  接下来是几只手在黄磊身上推推搡搡,还有人使上劲去捏他的肉,肩膀,胸前,脸,不多久就出现了新的淤痕。




  大家还是在笑着,笑声一直都没有停,他们聊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伸手在黄磊身上发气。黄磊被折腾了半天,本来就身子弱,如此一番是真的没有招架之力了。他只能依靠在床头升起了60度的病床上,像一只待宰的猫,被人惹得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这时候他开始想已经逝去的大哥,他虽然也是做黑社会,但杀人越货这类事情干的不多,手下的弟兄们也都很好相处。他们那里极少有窝里斗的事情发生,每次有,黄磊出面都可以镇住。因为聪明,帮他大哥拿下了好几个大单,“神算子”这三个字在黑道提起的频率越发高了……


  或许就是因为拿下的那几单生意和“神算子”的名号把孙红雷给惹眼红了,否则他们怎么会惹上这样的杀身之祸。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还伴随着不紧不慢的皮鞋打地的“嗒嗒”声。




  听起来像是……黄磊突然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他觉得这个孙红雷不会对他怎样,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不过现在没了眼睛就不好说了。




  孙红雷手插口袋迈步进来,一进去就闻见浓郁的烟味,剑眉带着几分不耐烦蹙了起来:“医院还能抽烟呢?我都没抽。”孙红雷这几句话吓得阿牛他们愣在原地,一时间显得有些无措。




  “老,老大……”


  “你们都出去,我和他聊聊。”孙红雷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还蒙着纱布虚弱喘气的人,把手下都赶出了病房。




  等周围全都安静下来,黄磊开始紧张了。他觉得到孙红雷正在靠近他,他仿佛已经感觉到有温润鼻息喷在他脸上了。




  “嘴里有烟味。你也抽烟了?”


  “没有。我不会抽。”只是强作镇定。


  孙红雷无谓地吸了下鼻子,看黄磊还是一副强硬态度也无可奈何,他最近听一个朋友说算到他近日有灾,目前还没找出灾源来,不过先吃一礼拜素再说。


  “我不逼你。那几个人会照顾到你出院,你自由了。”孙红雷拍拍黄磊的肩膀,朝他扬了扬下巴。不过黄磊是肯定看不到。




  “雷哥,我要跟着你。”黄磊放在白被单下的手有些颤抖,是因为手上有被那几个小弟用烟头烫的伤口还是害怕?


  “嗯?当初叫你跟我你吓成什么样子,现在又愿意了?”孙红雷看见黄磊被单在微颤,他一把把黄磊的手捞过来,看见上面有一个还沾着些烟灰,流着脓血的伤口。他立马就明白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个“神算子”有多神。


  “你来可以,有条件。”孙红雷给黄磊轻轻吹了吹伤口,把在边上还没粘上血的烟灰吹走。


  “什么条件?”


  “有人抢了我的生意,你知道该怎么做?”


  “……要我杀人?”


  “不愧是神算子。”孙红雷满意地揉乱了黄磊的刘海,又帮他理顺,宽阔温暖的大手抚在黄磊侧脸,一路摸到耳垂,“我不论你用什么方法。事成,刚才那些对你动手的人,我都帮你处理好。”



——————tbc——————

我想看帅雷雷逗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日常。

评论(2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