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雷磊】 困兽 ㈡

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我有动力啦!
咱们来甜一甜!

——————*——————


  任务孙红雷说可以留到黄磊把伤完全养好再做,于是黄磊得到了一段安静舒适的静养时光。


  这段时间似乎是道上的淡季,因为最近警局那边查的严了,各个帮派都不大敢动,他们还不至于在明知有张网等待他们的情况下往网下扑。



  只有孙红雷敢。


  他照样去港口监督越南走私来的翡翠卸货,照样敢在腰间别一把左轮在街边吃麻辣烫。




  黄磊听罗志祥讲完这个第一反应是想笑,他觉得孙红雷这么做太傻了。


  罗志祥看他的反应并不惊讶,清了清嗓子故作神秘靠近黄磊:“你知道……为什么他敢吗?”




  “不知道。”因为他傻?黄磊很想把后半句说出来,但他还是有些忌惮孙红雷身边的人,惺惺敛口。




  “因为黑白两道,雷哥都有人。”罗志祥说完又开始嘻嘻哈哈不正经,好像这样牛逼的背景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抄起一个苹果,从贴身口袋里抽出一把防身的小瑞士匕首开始削苹果。




  “原来这么厉害啊……”黄磊惊讶地微微张着嘴,朝声音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以示他在认真听。


  “磊哥吃苹果。”罗志祥把削好的苹果放在黄磊手里,黄磊两只手捧着苹果摸了摸,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真甜。”黄磊笑了,这是罗志祥这么久第一次见他笑。




  “那当然啦,是正宗的阿克苏苹果欸!”罗志祥一边擦刀一边嘚瑟。




  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黄磊以为又是护士来叫他换药,喊了声“请进”,没想到进来的是穿着休闲装的孙红雷。


  今天的孙红雷完全没有大哥的样子,一顶白色棒球帽,蓝白条纹短袖,还有卡其色运动裤,脚蹬一双慢跑鞋,腰里没有别左轮手枪。



  “雷哥,你今天不是要和阿华他们去找关老爷子谈数吗?”罗志祥对孙红雷的到来有些意料之外,刚刚不知道有没有被听到他们的谈话……


  “那老头子儿子回来了,今天谈不了。我听见你说过阿克苏苹果,你不是说没有了吗?”孙红雷的语气很轻松,随意在黄磊床边坐下来,顺手就抓住黄磊的手拿起来看:“还疼吗?”


  “啊我,没那么疼……”


  “疼!磊哥可疼了!你以为他只有手上的伤啊?今天医生来给他换药我都看见了,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全是阿牛他们干的!”罗志祥立马接上话,异常积极。




  “我问你阿克苏呢!瞎打什么岔?”孙红雷屈指手起手落请罗志祥吃了一个“栗子”。




  “喂喂喂又打我!把我打坏了以后没人帮你去打架!”罗志祥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像极了一只炸了毛的猫。




  孙红雷不答他,只看着还有些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黄磊。罗志祥怕他雷哥生气,又自行撸顺了毛好声好气地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一个苹果递到孙红雷面前:“大哥~我错了嘛。我来看看磊哥还能空手来呀?而且刚刚给磊哥尝了他说甜,他还笑了呢!我都没见过他笑……”


  “笑了?”孙红雷伸手轻轻捏着黄磊下巴左看右看,“我还以为我们‘神算子’是不会笑的呢。”



  黄磊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在这之前他是很喜欢笑的。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这次是医生来了。
 

  “三十六床黄磊,拆纱布了。”医生握着圆珠笔在本子上飞快地记着什么,记完把笔塞进口袋,本子丢给身后的护士就过去给黄磊拆卸遮住黄磊半个月的纱布。


  孙红雷起身给医生让开道,罗志祥也连忙把包拿起来怕放在床上妨碍到医生。两人站在一边等,比被拆纱布本人还略显紧张。


  黄磊感受到脸上的障碍一层层被揭去,被纱布蒙久了的地方此时感觉凉飕飕的,应该是开了窗子引来的穿堂风。


  “医生啊,这还能看见吗?”罗志祥小声地问,生怕惊扰了医生。




  “没用了,没有复明的机会。”医生把最后一层揭掉,黄磊闭着眼睛睫毛微颤,他有点儿不敢张开眼睛,怕睁开眼又是一盏强光,或者是茫茫无际的黑暗。


  “黄磊,睁开眼看看。”孙红雷凑到黄磊面前,期待着他的动作。


  黄磊用手很小心地碰了碰眼睛,接着环抱着自己膝盖缩成一团,他把下巴垫在膝盖上,绝望的味道快要从他身体里溢出来。


  “怎么了?还疼?”孙红雷看他不对劲,伸手去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一边思考着要是黄磊说一个疼字他就把刚刚那个医生以医术不精的罪名拉过来让小猪揍一顿。




  此时黄磊眼里已经嘱满泪水,有一滴不听话的顺着他的脸侧流下,沾在孙红雷手上。


  “……我,我……怕……”


  孙红雷不知道怎么着有了点儿怒意,他难得会对手下这么好,而且还是一个瞎了的手下。


  “你怕什么?”声音冷冷的,黄磊被吓了一跳,他明白孙红雷的喜怒无常,大哥都是这个样子,你看曹操他不也是这种脾气?

  黄磊不敢惹孙红雷,慢慢抬起眼帘,待到眼睛完全睁开,他看见了意料之中的黑暗,而孙红雷看见了一双他想要,他喜欢的眼睛。




  是浓浓的黑,从落地窗打下来的阳光落在他眼睛里,眸子色彩就变淡了点儿,更显得剔透。那里面还夹着满满一包泪水,随着黄磊几次眨眼,全滑进了孙红雷的指缝里。


  孙红雷愣住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的左胸口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着冒出来,挤压占有着他。他觉得难受,放手扭头走了出去。


  “雷哥!你去哪啊?”罗志祥急得来不及绕路,直接单手撑床跃过去,小跑几步追过去。




  “照顾好他,我去找关老头收数。”说完给罗志祥撇下一个背影,到了楼梯口一转弯,不见了。




  “哎我就是来看看怎么成我照顾了?!”罗志祥叉着腰朝孙红雷离开的地方喊,不过瘾又喊了一句:“你不是说人家家儿子回来了吗?”


  他叉着腰气呼呼地准备往回走,肩膀就被一个医生按住:“这位病人家属,请您跟我到护士站去一趟,护士长有些话要和你聊聊。”



 
  这个场景和对话都好熟悉啊……罗志祥满头雾水跟着走了。




  病房里的黄磊还孤零零坐在床上,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到处摸索。他有些渴了,喊了好几声罗哥也没有人应他。


  应该是跟着孙红雷走了吧,黄磊想。


  于是他慢慢爬起来。下床还算顺利,一手扶着床沿一手在空中到处摸,希望能够摸到床头柜的水杯。可是手刚碰到桌上的瓷杯,就被烫得猛一缩手。杯子摔下来碎了一地,黄磊不敢动了。他站了一会儿,累了,就抱着膝蹲在地上等。他也不知道在等谁,是在等医生吗?




  被关上心灵窗户的同时,黄磊的其他感官灵敏了许多。他听见病房门有响声,接着就冲进来了一个人,黄磊直觉告诉他是孙红雷。


  但他不敢随便下定论,于是伸出手想去抓那个人的衣服或是什么一边略不好意思地说:“您好,麻烦您一下,我看不见,杯子掉地上了我不敢动,您可以给我一口水喝吗?”


  “你只是要水喝?我以为你是抑郁了砸个杯子要自杀呢。”孙红雷伸手把黄磊拉起来,一胳膊伸到黄磊膝窝,另一手锢上腰,把他抱回了床上。





  身体突然悬空把黄磊吓得不轻,憋住了尖叫双手却还是不自主的抓上了孙红雷的衣领不肯放手。



  “你到床上了,放手。”孙红雷盯着还攥着衣领的手,很好看,不像是该拿枪的手。上面的烫伤有的结了痂,左一块右一块有些煞风景。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抱我……”黄磊连忙缩手,无措地在床单上瞎划拉着。


  孙红雷看着他眼神空洞看着前面黑屏的电视机方向脸上满是歉意,心里有点儿不忍。但是转念一想他也是手下弟兄遍布全城乃至国外也有合伙人的老大,什么腥风血雨鲜血淋漓没见过,比这惨的多的是,不应该有不忍。


  虽然孙红雷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这么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电模样的多功能录音笔递到黄磊手上,抓着他的手一个个摸那些按键。


  “你记好了,这个是开关……这个是录像……还有录音。最后那个是sos,我已经设置好了,你按下五秒不放,它就会发消息给我,我会来找你。”孙红雷教完就站起身来,他觉得自己好奇怪,为什么总是对这个黄磊这么上心。


  “好的,谢谢雷哥。要不是今天你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黄磊握着录音笔朝空气点头微笑。


  孙红雷也笑了笑,说:“没事,我就是找小猪有点事情,顺便看见你……”孙红雷越笑越没底,碍于大哥面子,他是绝不会说不放心黄磊看了病房监控才来的。“对了,罗志祥呢??”


  “雷哥!你来啦!”罗志祥冲进病房,气喘吁吁。


  “猪崽子哪去了!?黄磊刚才没人照顾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哎呀呀我的雷哥哥呀,护士长把我叫去骂了我一小时,就因为我在医院大声喊了你两句哇……”


——————tbc——————

 

评论(1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