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雷磊】 困兽 ㈢

咱来接着虐磊磊

后妈是我魔鬼也是我

扯两句废话

各位如果有想看的黑帮的梗可以评论里告诉我,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尽量写在里面。其实我写这个完全放飞没有列大纲的,所以……

看样子下章该是车,但是我已经几百年没写过车了我好紧张啊

——————*——————

  拆了纱布没多久就可以出院了。罗志祥扶着黄磊一只手,空着的手推着个拉杆箱,肩上还背着个大包。黄磊只斜挎了一个小小的包,里面装着一瓶水,一个孙红雷给他新买的按键手机,一根可折叠的导盲杖,半包餐巾纸以及那支录音笔。


  罗志祥给他买了副金边圆框的墨镜,黄磊戴着意外的好看。小猪先生表示对自己盲买的墨镜十分满意。




  “cool!磊哥,我觉得你再举个‘百算百灵’的旗就是正宗的……”


  “江湖神棍了。”黄磊抢答道,说完好像被神棍戳了笑点,“噗嗤”一声把自己逗乐了。




  “喂,这可不是我说的哦神棍先生。”罗志祥急于和这个名称撇清关系。




  “滴滴滴——滴滴滴——”黄磊的手机响了,他连忙去翻腰间的小包,拉开磁扣后很顺利地找到手机,在按键上摸了半天总算摸清哪个是接听键,按下去把电话举在耳边:“您好?”


  “磊哥,电话拿反啦……”罗志祥小声提醒道。


  “噢噢。”黄磊又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倒过来,又问了一句:“您好?”


  电话那头有些嘈杂,黄磊放全部的精力去听,最后还是只听见一点点无关紧要的字词,只好要求他到个安静些的地方听电话。


  “我是说,”孙红雷到厕所里找了个空马桶坐在马桶盖上,声音果然清晰了许多。“你现在也出院了,还记得我最开始要你做什么吗?”




  “我记得。你怎么也得先告诉我他的名吧?”黄磊提了个要求。


  “噢,他叫黄渤。”孙红雷念出名字时,嘴角不经意勾起了个弧度。




  “黄……雷哥,你确定是黄渤?”黄磊眼睛虽看不见,可此时瞪得老大,罗志祥被他这模样吓了一跳,连忙在他眼前挥挥手看是不是能看见东西了,没想到黄磊真的伸手去拍他的手,小声说了句:“等等,别打岔。”




  老天保佑。罗志祥的眼睛此时也瞪得老大。


  “就是黄渤,你弟弟。”孙红雷不紧不慢,他总是很享受让别人大吃一惊的感觉。




  黄磊此刻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发白,紧张到结结巴巴:“他……他没可能的,明明还在国外……”


  “你弟弟很厉害,他把书读完了,去年就回国了,还入了东日那边做了秦老大的‘参谋’……怎么?你都不知道?”


  “他没告诉我……行了,既然你知道那是我弟弟,请您放过他,也放过我,换个人吧。”黄磊低着头,早上出院前洗过的发丝柔顺地垂下来,遮住他的脸看不见他的悲欢离合。


  “如果我说不换呢?”孙红雷挑一挑眉,在这句话完全进入黄磊耳朵里之后挂掉了电话。


  “磊哥!你能看见了是不是!?我刚刚晃手你说叫我别打岔,我没发出声音的!”罗志祥开心地一下子蹦出去,黄磊原本握着的手臂突然抽离,让他感到一瞬的无助,他赶紧喊他:“罗哥……罗志祥!你还在吗?”黄磊一边喊,一边掏自己包里的导盲杖。


  “我在我在!以后叫我小猪就好。”罗志祥又蹦回来,把手臂塞在黄磊手里,有些不解:“欸所以还是看不见吗?”




  “我好像能感觉到一点儿光,这大白天的有东西在面前还是可以看到黑影的……其实我也就是随便那么一猜,我不确定是你在捣乱。”黄磊说话很温柔,墨镜下的眼睛一眨一眨,要不是他无论和谁说话都是面向前方,大概没人会看出异样。


  “噢~”罗志祥拉长了调子点头,“刚刚雷哥和你说什么啊?你都愣住了。”




  “啊……没什么,是个任务。小猪,你可以帮我吗?”黄磊握着罗志祥的手不自觉有些用力,他此时真的很需要有个人帮他。


  罗志祥从手臂收到的力度感受到黄磊的期待,他扬了扬下巴:“尽我所能。”




——————————




  “你回国了?”黄磊握着一杯温水,坐在一扇大落地窗边的地毯上打着电话,房间里静悄悄的。阳光穿过黄磊的发和衣服在地上割出一个朦朦胧胧的人影。


  “我没有啊。”那边的人语气很轻松,好像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还说没有,东日,你已经加入东日了是不是?”黄磊有些生气了,这个弟弟从来不让他省心。




  “哥你说什么啊在?什么东日?”




  “你还跟我装憨!”黄磊怒不可遏,捏着杯子的手骨节发白,硌得有些疼,但此时他也管不了那些,只恨这个弟弟到这时候还不说真话。


  “什么装憨?我用得着装吗?我干了什么我这聪明绝顶的哥哥难道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吗?”




  黄磊愣了一愣,他缓缓闭上眼,半晌没有回黄渤的话。就是他再聪明,也再不能复明了。他忽然很难受,心脏跳动极慢,好像那块肉疙瘩是有多么沉重,每跳一下都是那么的不容易。


  “……咳……你这几天最好去别的地方避避风头……孙红雷在找你。”




  “孙红雷找我做什么?你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要杀你……我和他……”黄磊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脸色就忽的转白,手几乎握不住电话,杯子被不小心碰倒,里面的水洒出来洇湿了一小块儿地毯。不顾电话那头还焦急地在喊他的名字,黄磊起身要去找那支录音笔,踉踉跄跄撞在桌角上,疼得“嘶嘶”倒抽冷气。


  录音笔被他这么一撞反倒从桌上滚落下来,砸在黄磊手边。几乎没有犹豫,黄磊摸索到求救键就按了下去。


  一……


  二……


 
 
  三……


  四……


  五……


  孙红雷你快些来吧。


  求求你了……


——————————


  黄磊醒来已经是傍晚,身边照顾他的人还是罗志祥。


  黄磊是醒了,但他不太想睁开眼,毕竟睁与不睁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个没有任何作用的动作。但他还是睁开了,空空的直视前方,看起来就像是在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出神。


  “磊哥你醒啦。”罗志祥立马把水端来,右手心里还攥着两个药片儿递到黄磊手里,“这个是那个治你心律不齐的药。医生说你不是很严重的,就是以后别太生气了,你要是还有今天一样的情况发生就吃两片这个药啊。给你塞包里了。”罗志祥不停嘴地叽里呱啦讲完,还拿着药瓶晃一晃,让黄磊听见药片碰撞的声音后才放进他的挎包里。

 

  “我在哪?”黄磊听完他讲也不奇怪,这个病他自己是知道的。




  罗志祥迅速环顾了一圈屋子,说:“这里是雷哥的家,我还是头一次来欸。”


  黄磊只觉得有些头疼,大概是让桌子撞的还没好。伸手揉太阳穴的当儿,黄磊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的手机呢?”


  “按键那个?雷哥拿走了吧好像。”




  完了。黄磊暗叫不好,他和黄渤的通话记录一定还在手机里,那现在……




  “雷哥……他现在在哪?”黄磊声音有些抖,如果不出意外,现在黄渤应该已经在孙红雷手上了。但愿孙红雷能看他面上先别给他这个弟弟抹了脖子就好。


  “小猪哥,雷哥叫你出去!”门外的管家高声喊了一句,小猪也应一声跑出去了。


  房间不会就这么空下来的。黄磊的手轻轻绞着被单,他听见有皮鞋打地的声音,只是比在医院听到的稍轻一些,或许是因为地上垫了地毯。




  “休息的怎么样?”带磁性的低音忽然在黄磊耳边炸开,把他吓得不轻。


  “还……还好……雷哥,黄渤现在在哪?你已经找到他了吗?”黄磊直截了当,他觉得就这个只会喊打喊杀的大哥,绕圈子再委婉也可能被他一刀劈到主题上,那不如他先开口。


  “你可真是聪明。黄渤在我手上,还得多谢你啊。”孙红雷装作给黄磊整理衬衫的领子,给黄磊穿的衣服是他的衬衫,比起他病态的消瘦衬衫显得大了很多。锁骨在白净衬衫下看起来更加立体,还有脖子左侧的那颗痣,孙红雷觉得此刻它们都在替主人诱惑勾引他犯罪。


  “求求你……放过他……我只有这一个亲人了。”话语中带着的示弱孙红雷不会听不出来。




  “放过他?那可很难。你要知道他抢的是多少钱的生意,除非你能替他还上……”孙红雷的接着向下,到黄磊乳晕处隔着布料打转。




  黄磊的身体明显地一缩,但他很快就明白了孙红雷的意思,伸手抓住他在胸前蹂躏的手,咬着牙点了点头。




  “我替他还。”


——————tbc——————

评论(2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