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亮

千金难买我乐意。
我墙头真多。





我要学会瘦金体。
这是一个flag↑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惊声尖叫了!在家里盼望在学校里盼望在上学放学的路上盼望在睡前盼望!我看见了曙光!

須須:

孙红雷X黄磊同人合志《十九加八》一宣&印量调查
P1为贩售信息,P2正刊+特典内容
(本宣将在微博、LOF同时做印量调查,请小可爱们在微博上投票即可,请不要两个平台都参与!非常感谢大家的积极配合,如果没有微博的可以直接在LOF评论里评论,给各位比心心啦~)
这次参与合志的太太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谢谢大家的耐心等待,我们也都是摸索着进行,中间有过坎坷,不过所幸也走到了这一步,以后也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出现在圈子里,雷磊tag永不南北极!!!

  @Louise  @个个砸  @加亮  @須須  @Eve有白  @十里無白  @猫追  @陆慈。 @bluebox(盒子)   @沈崇涟  

点我:https://vote.weibo.com/poll/138873410


不要认真我就是玩个梗,发完就读书去了。

【雷磊】 鸡条相声大世界

为了庆祝我在雷磊群里因为话太多获得相声演员称号

写个相声吧好久没写了哈哈哈

觉得直接写出来没啥感觉用了对话小说的形式

希望大家能接受这个,我可没备底儿啊😂😂

http://t.cn/Re51dZQ

就是瞎写,希望大噶喜欢ԅ(¯ㅂ¯ԅ)

娱乐一下,不要上升真人~

【主雷磊】〈遇狐〉 〈二〉 古风玄幻au

*我带上王迅哥玩啦!
*端午安康!
*我感觉越来像乱炖了。
*越写越掉粉,神了。

——————*——————


  黄磊已经跪了一个晚上,说实话,他膝盖还是有点儿疼的。

  老了老了。

  背后突然穿来一阵叮叮锵锵的声音,转头一看,果然是孙红雷翻墙不利从上面掉下来了。

  “拜师来啦?”黄磊一脸幸灾乐祸看着孙红雷一瘸一拐挪过来。他真的好想放声大笑。

  

  “不能杀生!不能杀生我吃什么!磊磊你是不是偷偷练了辟谷了?”孙红雷揉着屁股和大腿,白听了一千多条规矩和刚才摔着的委屈全写在脸上。

  “辟谷?我可来不了。”黄磊嘟一嘟嘴表示无奈,“摔哪了我看看,给你揉一揉啊?”

  “好哇!”孙红雷腿立马利索了,一颠儿一颠儿跑到黄磊面前,把腿支出来拍了拍:“这儿呢这儿呢,可疼了。”

  黄磊狠狠戳了戳伸过来的大腿,使上劲儿掐了一把才开始正经给他揉,嘴上还没好气的嘟囔:“你可别想着是我对你好,我就是看你来了给我解解闷儿还摔一跤可怜你……”


  “行行行我都明白,我的磊磊我不知道吗?”孙红雷一脸得意,胸有成竹的样子。没多久他就感到腿上穿来的疼痛,是黄磊一巴掌拍上来了。


  “你知道什么你还得意成这样儿?我练没练辟谷你都不清楚你还知道我?”黄磊累得坐在后脚跟上还不忘打击面前人的自信心,即使膝盖酸痛到跪不直也不能影响他骂孙红雷。

  孙红雷一把抓住黄磊要撤掉的手,俯下身来和他视线齐平:“那你究竟练没练?”


  “我要练了怎样?”

 

  “那我就能省了给你买绿豆糕的银子了。”


  “……”

  “那到底是……”

  “没练,改性了吃素了。说完了您可以滚了。”
 

——————————

  今天有个好天气,黄磊总算完成了他的罚跪。

  “师父,徒儿跪完了。”黄磊进门前还呲着牙揉和着膝盖,一推门就像是正常人儿似的迈着大步,到师父面前鞠躬作揖,动作干净利落完全不像是跪了三天三夜的人。
 

  白玉真人捋一捋白须转身看他大徒弟。今天他的山羊须看起来没那么长了,因为今天兴致高扎成了个麻花揪子。

 
  “很好。”


  按照以往他被罚完来师父房里都是听训的,今天师父这么少话,言简意赅的肯定是还有事儿。

  “师父您还有事儿要说吗?”黄磊身后的狐尾轻摇,他已经准备好白玉真人一说“没有”就往外窜了。

 

  妖生果然是没有一帆风顺的。


  “噢,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儿事儿。”

  “请师父吩咐。”

  “磊儿啊,你说咱这儿白玉洞有多久没有清扫过了?”白玉真人慢吞吞走去泡了一壶茶,又慢吞吞地端着一杯走回来递到黄磊手上。


  黄磊立马双手去接,心想完了,这回是真的被请来喝茶了。


  “咱们白玉洞各弟子每日早起便先洒扫各自屋室……若说是整体的清扫……那倒是十几年没见过了。”黄磊仰着头想了想,把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师父。“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这种强烈的意识冲进他的大脑,吓得他赶紧端起杯喝了一大口茶压惊。

 

  “说得对。你这两天就去把白玉洞上下全打扫一下吧,你看看我卧房那边槐树上虫结的网,年纪大了看着难受。”白玉真人说着还皱起眉头摆摆手,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在为槐树上结网的事情发愁。

  “噗——!”


  黄磊后悔刚刚喝了那么大一口茶。

——————————


还是那句话,身为几百号弟子的师叔,师伯师哥,黄磊觉得去给他们打扫卫生还是很丢脸。

  “师父啊,”黄磊右手握着一块布已经湿了水,左手握着鸡大师上个月送的鸡毛掸子,站在师父门前气呼呼地走来走去。“我因为什么要打扫全白玉洞?为什么?我才刚刚罚完了跪啊师父!”


  “去打扫打扫我卧房,别忘了那棵槐树。”

  “……是,师父。”

  黄磊懊恼地甩着手上的花布,一扬手把它摔在地上,悄悄转头瞅了一眼师父紧闭的房门,生怕师父知道了他这一举动又忙弯下腰去捡。可偏偏那块布在他手堪堪碰到时被黄渤捡了去。


  黄磊被视线里突然出现的一只手吓了一跳,猛地抬头一看是黄渤,立马就直起腰,稍稍低头看着这比自己晚一天拜师的师弟,无奈地向他伸出手:“还我吧。”


  “哎哟这大花布你瞅瞅,艳的呀!”黄渤嫌弃地扯开那块布,对那花里胡哨的花纹以及它的主人进行嘲讽。


  “你要是喜欢那就……”

  “别别别!”黄渤随手一扔正中黄磊怀里,青色的长开衫上立马落下一灰印子。

  “一天不生事儿你是不是浑身痒痒?”黄磊没好气地伸出沾了灰脏的黑黑的爪子要去揉黄渤支愣着的狐狸耳朵,被黄渤一矮身子躲开。

 
  “你天天喝酒还说我生事儿?”黄渤跃上长廊边儿的栏杆,抱着廊柱朝黄磊笑:“我看你被罚都罚上瘾了。”

  “你没喝?”

  “我没被发现啊!”

  “……”黄磊低头想了想好像确实他这个鬼机灵的师弟喝的酒比他多却一次都没有被发现过,实力摆在面前不得不服。


  “嘿嘿,黄磊啊,师父都夸你聪明,但我看你这是选择性聪明啊。”黄渤身后的狐狸尾巴像上了发条似的晃着停不下来。

  “你瞎说什么呢?”黄磊佯怒伸手要打这个嘴皮子很欠的师弟,却被看出来不会真打,因为黄渤不躲只好在空中晃了两下作罢。

 

  黄渤完全不吃他师哥这一套,还兀自给他解释:“选择性呢……就是在做违反咱白玉洞规矩的时候特蠢,犯了戒自己还不知道——”话尾被黄渤刻意拖长,看着一脸懵好像没听懂他说了什么的师哥,摊了摊手接着说:“什么时候聪明呢……你来猜猜。”


  “胡说八道,我一直都很聪明。你是羡慕我。”黄磊反应过来黄渤到底在说什么之后当机立断反对。

 

  “你要是随时都聪明就不会不知道我说什么意思了,还反应半天。”


  “又是你小子有理。”黄磊抿了抿嘴,懊恼自己说不过师弟。手从脑门儿一直捋到后颈,一对半竖着的狐耳被自然压下去软塌塌趴在头顶,乖巧得很。


  黄渤看了会儿黄磊的耳朵,在他眼里那动作分明是认输,于是更加得意起来:“聪明啊,就是在整孙红雷的时候特别聪明,点子多,花样繁。我比不过你。”


  “我整他!?真好笑……他不来整我就是烧高香了。”
 

  “我看不是吧?我觉得好像是你每天想着他来呢?”


  “闭嘴吧!”

——————————

  “哎哟哟是大师兄啊!今天怎么得空来我这儿坐坐?”王迅朝黄磊作了作揖,黄磊也跟他回礼。


  “坐什么啊,今天我是来给你清扫屋子的。”黄磊迈着步往屋里走,还不忘挥起鸡毛掸子扫一扫桌上花瓶的灰。

  “别啊师兄!你可是咱们这辈儿里辈分最大的,你这样……我有点儿怕。”王迅下意识抱了抱自己的大尾巴。

  黄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抬起袖子蹭了蹭脸。王迅见黄磊不说话了,怕他尴尬,干脆就让师兄剩了这份辛苦,说:“那这样吧师兄……你去打扫别的地方吧,我这儿就不劳烦了。你看挺干净嘛不是?”


  “那就多谢师弟了。今日这份情谊我一定记着……”黄磊还没忘他这个师弟是个抠门儿的人,这个人情日后要还的。只不过感觉说什么“永生难忘”,“来日再报”之类的话太大难实现,脑筋一转便接着说:“日后给你带绿豆糕吃!”


  黄磊好像看见王迅听见绿豆糕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光,不禁打了个冷颤,赶紧推门溜了。


——————————

  在看见地上趴着一团白球的时候,黄磊就知道是他的宝贝徒弟出事了。

  劳累了一天的黄磊拎着抹布和木水桶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一进门居然没看见艺兴一蹦一跳来迎接。疑心是玩累了睡觉了,却没想到在后院里找到已经化为绵羊本体的徒弟。黄磊一下子慌了神,抛了手上的东西就冲了过去。虽说妖物化形普遍都能自己掌握,可艺兴这孩子十分贪玩,在修习化形时没有认真学,以至于到现在化形都是靠黄磊帮忙。今天艺兴一天都不在黄磊身边,要想化形就只有受了重伤或是死亡这一个方式了。


  “徒弟?艺兴!”黄磊小心翼翼地把小小的一团艺兴捧在怀里,把手放在艺兴鼻下探测,感知到还有热气在往他食指上扑时才稍稍放下心来。运气将灵力汇于右掌,轻轻放在艺兴心脏的位置上感知魂魄是否受损。半晌,黄磊把手移开,口中咬牙吐出三字:

  “孙。”

  “红。”

  “雷。”

————我说两句————
其实我是想把磊磊写成那种邪魅(?)高冷有反差萌特仙气的狐妖,没想到文风走偏了人设也偏了,还好我写下来的人设和我想的人设不是一样的……ooc就算了还ooc了自己的人设。苍天啊!

【主雷磊】 〈遇狐〉〈一〉 古风玄幻(?)au

*主线是雷磊,带着小猪,渤哥和艺兴玩。
*迅哥我真的对不住!实在没想出好角色我不是不喜欢您的!
*设定有点迷的如果看不懂可以找我!
*雷磊tag安静好久了呜呜呜哭了。
*希望能抛砖引玉。

***文风清奇慎入!

*人设:
①黄磊设定是个活了几千年的狐妖,在白玉洞里居住。

②黄磊的师父是个比较古板的老狐仙,因为修行久道行深,又与万妖都有不错的关系,天帝也不得不忌惮,让他列了仙班。

③张艺兴是只羊妖,本来是孙红雷抢来送给黄磊的生日礼物。黄磊把孙红雷臭骂一顿赶出白玉洞后收了小绵羊作徒弟。

④黄渤也是只狐妖,后黄磊一天拜师因此算是黄磊的师弟,但平时嘻嘻哈哈从不把师哥当师哥看,总是直呼其名,好在黄磊对待这个不正经的师弟脾气很好。

⑤罗志祥是猪妖,但是是个很漂亮的猪妖。非常爱笑,笑起来像一只鹅。喜欢来找黄渤玩但是很遵守白玉洞的规矩——未受邀不允许外人进入。但后来被孙红雷带坏了,一起偷偷摸摸翻墙钻树洞。这是后话。

⑥孙红雷,一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无所不敢的狼妖。有着日天日地日神仙的本事却一心想日他的磊。

—————————*—————————





  “磊磊,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孙红雷翘着二郎腿,还一边儿抖着。胳膊撑在石桌上,把下巴搁在手心里,望着对面与月邀饮的狐妖眼里似有道不尽的深情。




  “别说话行吗?这好好的月景都让你搅混了。”黄磊呡一口酒,冲那边吊儿郎当的孙红雷飞去一个眼刀。




  “哎你这是闭关时间,应该好好修炼才对,你又是喝酒又是赏月的,我问问你问题怎么了?有你的过错大吗……”孙红雷伸出食指在空气中指指点点,数落黄磊的“罪行”。听他越说越来劲,黄磊一个飞扑过去捂上了孙红雷的嘴。




  “我说你是当狼妖当腻歪了想和小猪去当亲戚了对不对?”黄磊紧蹙着眉峰,四下里望了一圈确认没有人后才松开手。临松开还不忘恐吓一顿。


  孙红雷立马摇起了那平常总耷拉着的狼尾巴,讨好地环住那人的腰:“磊磊……我的磊啊,别生气,我下次不敢了。”说着还不忘腾出一手来伸出三只指头作发誓状。




  “噢。还会有下次?”黄磊晃了晃白瓷的小酒杯,一口饮尽便沾上一抹醉意,恋恋不舍地举起酒杯对着月亮看,剔透的瓷把月光又蒙上一层厚厚的纱,这蒙了纱的光全收进黄磊的眼底。




  “你说的很对。”孙红雷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但是我不改。”




  “还理直气壮的哈你。”


  孙红雷在见证黄磊脸上笑容逐渐消失过程后立马后悔了。他的强烈求生欲催使他差点儿跪下,不过,男儿当自强,孙红雷最后决定趴在黄磊大腿上。


  “磊磊,我错了!”


  “您还是头正常的狼吗?艺兴要是看见狼是你这副模样,以后他不听话我还能拿你来吓唬他吗?”黄磊一双手生得白净纤长,捏着瓷杯在石桌上敲了敲。孙红雷被这一动作勾走了注意力,完全没听清黄磊在说什么。

  

  “孙红雷!”


  “啊?……啊!我在这儿呢。”恍回神儿来的孙红雷一副“咋了发生什么了”的样子。黄磊一看就明白是他刚刚走神了,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把杯子一摔站起身就往外走。


  “哎磊磊你不喝啦?”


  “老子出关!”


  这个大傻子真是气死狐了!


————————————




  一走出后院的门黄磊就后悔了,他几乎是和他师父撞了个满怀。




  黄磊被吓得忙退几步,一想要是师父发现孙红雷又来“串门”他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黄磊差不多是用赶孙红雷时说话的声音喊了声“师父”。




  白玉真人被他这大徒弟突然来的这么一声吓了一跳,但又碍于面子不好发作,抖了抖手里的拂尘皱着眉斥道:“这么大声做什么?”




  “没,没有。给您请安……”黄磊捋了捋额边碎发,不好意思地冲白玉真人笑。


  “没有?”白玉真人总算还是看出了端倪,“脸怎么是红的?”


  “嗯……太热了这天儿。”黄磊为了让这个谎更真实些,还伸出爪子“呼呼”地往脖子和脸边儿扇风。


  “入秋了,我的傻徒弟。”白玉真人笑了,看得黄磊背后阵阵冷汗。


  “喝酒了吧?”



“就……一点点……”


  “咱们这儿没祠堂,你去天井里跪着吧。”


  “啊?师父?!”


  “快去吧。”


  堂堂白玉真人门下大徒弟,几百号白玉洞弟子的师哥,师叔,师伯……又因为喝酒被罚跪天井,黄磊还是觉得脸上有点儿挂不住。


  “师父哟!”


  黄磊正跪得无聊,就快要睡着了。一声软乎乎的“师父”把他瞌睡虫立马赶跑,睁大了杏眼四处看,直到看见不远处走廊栏杆上里一对跃动的羊角才真正是心情好了许多。


  “艺兴慢点儿跑。”黄磊还不忘嘱咐。




  张艺兴一蹦一跳地来到了黄磊面前,也“噗”地扑在地上,打着滚儿看他这个好看的狐狸师父。




  “哎呦喂,师父你怎么跪在这里呀?”艺兴刚洗漱完,换好的白衫因为他与大地亲密的接触变得皱皱巴巴的,黑一块儿白一块儿让黄磊哭笑不得。




  “师父在找蚂蚁。”


  黄磊敷衍完赶紧把这个永远精力充沛的绵羊徒弟给扶起来,给他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拍还一边在唠叨:“师父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地上滚?你看看都是跟谁学的你……是不是隔壁那个死兔子?你不能跟他学,不然我就要找孙红雷来把你叼走了……”黄磊说完,给艺兴整理好领口,又补道:“今天师父有事,你自己睡好不好?你已经十五岁,不小了。”


  “啊?不要!我还小嘛!”艺兴摸了摸自己的脸。妖容貌成长极慢,十五岁的小羊妖分明还是个娃娃模样。




  “师父你多大了?”艺兴突然想起来,问了一句。




  “呃……师父今年……也就……”黄磊其实记不太清年纪了,大概是千把岁吧。


  “是四千六百七十一岁!”艺兴骄傲地站起来拍了拍胸脯喊道。




  “哈?你怎么……”


  “是小渤师叔告诉我的!哎呦师父,你看我们一比是不是我很小呀?”




  “好啦好啦,”黄磊无可奈何地笑笑,“你比较小,等会儿师父去陪你啊。”




  “哎,哎!磊磊!”有人悄悄靠近了。


  不,准确的说是狼。


  “你还敢来?”黄磊瞪着那个蹑手蹑脚从墙上翻下来的孙红雷,气不打一出来。


  孙红雷“嘿嘿”地笑了几声,抬起手晃了晃系在腕上的酒坛:“磊磊你看看我带什么来了,你最喜欢的桃花酿!我在你师父那个卧房后面一棵大槐树下挖出来的!”




  “孙红雷你!”黄磊被气得好像有点儿胸口疼,“我师父……我师父是好惹的吗?你还敢去挖他的老人家的酒你是傻子吗?”


  “管他那么多呢,我的磊喜欢就行呗。”孙红雷伸手就要开布封,却发现和自己说了这么久了黄磊还是半跪在地上,于是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问道:“磊磊你怎么跪着呢?地上多凉啊。”




  小绵羊躲在黄磊身后观察了孙红雷好久,越看越像师父平时讲的那个坏人。又一想师父教导说要勇敢,于是艺兴跨出一步站到师父身边,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坏人,小脸蛋儿憋得通红,总算放出一句自己觉得很凶的话:“我师父他是在找蚂蚁!”


  孙红雷被这小孩子生气模样笑得前仰后合,拍着胸口顺了气,还认不出发出“噗”的细微笑声,指着小绵羊问黄磊:“找蚂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磊磊啊,我说你徒弟怎么还奶凶奶凶的?咬不咬人啊?”




  “谢谢你了我徒弟乖得很不咬人。你不就是没有徒弟在这儿穷羡慕?”黄磊一把把艺兴搂紧怀里,一边怼傻子狼一边呼噜他徒儿的头毛。


  “我羡慕你?放屁,我是羡慕你徒弟。想往你怀里躺就躺,想亲就亲,他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啊?”孙红雷看向艺兴的眼神里有嫉妒有羡慕有憎恨有不屑,复杂得艺兴把头埋进师父怀里不敢和他对视。


  “你看你看,还能说埋胸就埋胸……我好歹也是你未婚夫,你就不能对我也好点儿?”


  “这位狼妖,说话请注意点儿好吗?什么埋胸啊,孩子还在这儿呢你能说话先过脑吗?还有谁是未婚夫啊什么时候你就我未婚夫了?你每天做的白日梦还都是大美梦啊……”




  这一些话孙红雷又没有听进去,他在想另一个个人觉得很重要的事情。




  “磊磊,如果我当你徒弟,你能像对待他一样对我吗?”孙红雷截断了黄磊的话头,忽然严肃起来。




  “啊?”黄磊对孙红雷这突如其来的正经还有点儿不适应,好像没大明白意思,稍稍偏了偏头,狐狸耳朵也随之抖了抖。


  “就当你同意了!我马上就去找白玉真人,你等我回来拜师!”


——————————



  “真人啊,我想当你的徒孙。”孙红雷扑到白玉真人面前化了人形,站直了身子,低头看着这个正颤颤巍巍拿块儿帕子擦杯子的老头。


  “当我徒孙?以你的资质做我徒弟也绰绰有余,你又想闹哪一出?”白玉真人擦拭好一个杯子,放下又拿起另一个。


  “哎呀我就想做你大徒弟的徒弟,不就是你徒孙吗?”


  “噢,来我这儿拐徒弟了是吧?”


  “瞧您老人家说的,我怎么能拐你徒弟呢?就说白捡一我这么好看的徒孙你要不要吧?”孙红雷除了他的磊对别人都没什么耐性,干脆问利落一点儿省得浪费时间。




  “要,怎么不要呢。”白玉真人笑眯眯的,眼角的皱纹全挤在一块儿,把眼睛都挤的不见了。孙红雷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看得见他。




  “我要来和你讲讲咱们这儿的规矩。鉴于你天资聪慧,若是答应了这些条规,就算你通过了。我想磊儿也能治住你。”
 



  “快说吧,我都行!”孙红雷有点儿等不及了。




  “一,老幼尊卑有序,不可忤逆……”


  “我答应我答应,下一条。”不等白玉真人念完整,孙红雷就急急忙忙答应下了。
 

  “二,准规守矩,规矩成方圆……”


  “好好好,下一条。”


 

  “三,日出起,月中歇……”




  ……


  “一千二百三十一,待客需有礼,无论尊卑贵贱一视同仁。”




  “嗯嗯……”孙红雷快要睡着了。


  “一千二百三十二。”白玉真人顿了顿,“不可杀生。”




  “……不可杀生?那吃什么?”孙红雷一下清醒了,抢过厚厚的一本《白玉洞规》来仔细地反复的看,这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条确实只有四个字:不可杀生。




  “吃素。或者修习辟谷之术。”白玉真人扶着长须,一字一句地解释。


  那也太没趣了吧!孙红雷在心里狂吼一声。


  “真人实在对不住,打扰了。”